新闻资讯

蔡达建:多层次资本市场服务体系是医药创新的重要保障

来源: 未知 发布时间:2018-10-08 17:26:10

“创新已经成为医药企业未来最强核心的竞争力。中国需要不断完善资本市场体系,为医药创新提供助力。”2018年9月20日,由中国药促会、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协会、中国医药协会、香港交易所主办,高特佳投资集团协办的第三届中国医药创新与投资大会投资人经验分享论坛上,高特佳投资集团董事长蔡达建在题为“资本服务体系对医药创新的作用及改进”的专题报告中指出。

报告中,蔡达建从全球医药研发和资本的紧密联系出发,通过分析当前中国医药创新投入现状和未来产业发展的趋势,对比美国资本市场体系对美国医药创新的促进作用和方式,对中国医药创新未来的实现路径提出了建议。

以下是蔡达建演讲的精彩摘要:

一、中国医药创新亟需资本助力

作为技术导向型产业,医药研发创新周期长、投入大,特别需要资本的接力培育。Nature Review Drug Discovery 2017年报告显示,美国药企药物研发从靶点识别到首次获批上市的平均时间是13.8年,进入临床I期最终上市的概率仅为9.6%。

国内的仿创研发也显现出医药创新的特性,以恒瑞肿瘤用药吡咯替尼为例,该药品2011年5月申报临床,2018年8月以二期临床数据获批上市,历时7年多,累计研发投入约5亿元人民币。

中国医药研发当前处于什么样的情况?我们整理了一个对比数据,2017年A股195家医药上市公司整体研发投入仅为营业收入的4.2%,总研发投入为244.14亿元人民币。美国辉瑞公司2017年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的高达14.6%,金额达到520.68亿元,超过国内195家A股医药上市公司研发总费用的两倍。

这个对比反映出了中国医药创新的一个尴尬之处,显示出中国整体医药研发投入的不足。从中国医药产业发展趋势来看,中国药政近几年快速接轨了国际先进市场,中国医疗支付政策也在做深刻的调整,技术创新成为未来企业发展必须具备的动力。

在这样的环境下,为中国医药研发创新提供源源不断的资金非常重要,特别是研发型初创企业已经成为中国医药创新的重要力量,为研发型初创型企业的发展提供资本助力非常重要。

实际上,中国医药市场未来的发展潜力已经为业界所共同认可。我们可以看到,最近5年,资本对医药创新的追逐热度持续高涨。2014至今,国内新药领域融资金额呈现快速增长的趋势,仅2018年上半年,新药领域相关的融资金额高达82.5亿元。

但是,要实现为创新提供持续性的资金,中国资本市场体系发展仍有许多需要完善的地方。

二、美国资本市场支持医药创新的三个特点

从国际上医药创新发展的路径来看,资本对医药创新的助力是不可替代的。美国是全球医药创新实力最强的国家,同样美国也是股权投资市场最成熟的市场。美国资本市场对医药创新的发展支持,主要体现在3个方面:

一是成熟的股权投资市场。美国是全球股权投资最活跃和体系最完善的市场,VC/PE股权投资经过数十年的发展,形成了较为完善的估值定价模型、相对客观透明的估值体系,以及大量适应细分领域或聚焦医疗健康的投资机构。不同机构投资阶段差异化,促使投资机构梯队接力,为企业研发创新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资金,分担创新的风险。而能够实现这样的良性循环,以机构投资者主导,理性成熟和长线的投资策略是重要的基础。

二是较为领先的IPO制度。美国纳斯达克允许未盈利企业上市,IPO实行备案制(符合基本条件和得到投资者认可即可),培育了一批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创新药企:基因泰克、安进、健赞、Biogen等;IPO是医药创新融资的重要途径。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美股制药、生物科技与生命科学类上市公司有43个,募集额超过32亿美元。同期A股只有2个;此外,企业IPO后的后续融资较为便利,一般会进行后续公募或私募股权或债券资金。但是,监管也要求企业必须严格进行信息披露,市场相对有效,股价与产品研发进展密切相关,能较好地反应企业价值。

比如,百济神州2016年2月纳斯达克上市,募资1.58亿美元,因为研发进程的快速推进,股价一路上扬;同是纳斯达克上市的Axovant,由500万美元收购GSK的AD弃儿药物成立, IPO融资3.15亿美元, 但2017年9月III期临床失败,股价断崖式下跌。

三是活跃的并购交易市场。近年来,全球知名的大药企不断并购研发型企业以充实产品线,而巨头间的重组整合也不断上演。首先,美国大药企以创新药企为主,创新药正面临专利悬崖,需不断补充产品线;其次,上市公司股权分散(指数基金BlackRock, Vanguard和State Street是美国多数上市公司的最大单一股东),职业经理人制,管理层有较强的并购意愿;再次,美股医疗保健上市公司市值占比较高,接近12%,利于产业并购整合。

而从整个研发格局来看,美国形成了跨国巨头+细分领域创新小公司的梯队格局,大药企频繁并购研发企业。制药巨头之间分拆合并灵活,促使巨头之间的资源实现最优配置。

我们对疫苗领域全球四大巨头的形成路径进行了分析,辉瑞、葛兰素史克、赛诺菲以及默沙东四大巨头的形成与资本市场的支持密不可分,这些企业的发展其实就是一个并购的历史,他们大量的产品和生产线来源于收购,包括大公司之间的合并,但是更多的是创新公司的产品和产品线的被并购。这些行业巨头拥有非常成熟的公司体系、品牌体系、运营体系和资本体系,能够支撑企业进行更大的市场运作,与其他中小型创新药企形成非常好的分工,形成上下游的关系。而正是因为国际巨头的活跃并购,为疫苗研发提供了强有力的资本支持,反过来催生了更多的创新企业的不断地成长。这样的发展模式,也是成熟市场的强大之处。

三、现有金融体系对创新支持力度不足

近日,港交所积极拥抱“新经济”,允许未盈利生物医药企业发行和二次上市的重大改革,成为医药创新行业关注的焦点。

资料显示,歌礼、百济神州、华领医药已经已成功在港交所发行,分别募集31.4、 70.8、 8.7亿港元,另有8家企业申报。

港交所的改革是中国资本市场的创新,已经吸引了大量医药创新企业的目光,并且将之视为未来资本之路的主要通道。

投资需要闭环,一方面是不同风格的投资机构的不断接力,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金融产业链的形成,为企业提供长期的融资平台。

国内的资本市场近两年发展依旧比较曲折。首先是去杠杆带来了一定的冲击。过去十年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在基建和房地产领域产生了大量负债。在去杠杆,降负债导向下,中小企业明显受到了影响,因为中小企业本身“底子薄”,融资能力差,这些中小型企业中很多是创业企业,所以大家会特别感受到降杠杆对创新型中小企业的冲击力。

其次,二级市场的流通性下降。流通性下降导致沪深两市的交易总量持续走低,低市值、低交易量的股票一大堆,二级市场缺乏活力。

此外IPO政策的不确定性较多。在并购方面,在国际市场,企业做大的一个重要的手段就是并购,但是国内目前并购难度加大,如果没有活跃的并购,没有大公司对创新公司资本接力的支持,创新很难坚持。

四、呼吁持续完善资本体系,推动医药创新

因此,要更好地实现医药创新的助力,一个重大的命题是完善资本体系,需要推动多层次资本服务体系的改进。比如新三板、创业板、中小板的界线比较模糊,希望未来可以更清晰,方便企业选择。此外注册制已讨论了多年,后续如何推进,包括《关于支持未盈利生物制药企业在A股创业板上市融资的提案》是否可行,市场都在等待监管层的明确意见。

高特佳作为专注医疗健康产业的投资机构,投资涵盖PE、VC、并购、PIPE等全阶段,所以能深刻体会到资本市场的服务体系对于支持创新,培育和壮大创新企业的作用。近两年中国的医药改革如火如荼,正加速与国际市场的接轨,此时好的创新药企,只要真正得到资本的全力支持,就很容易成长起来,中国医药创新的明天才会更加美好。

在目前的政策和市场环境下,投资机构需要更多地从资本市场的体系进行思考,先去适应市场,进而有机会去影响或完善资本体系,使创新药企得到资本更多的助力。据调查显示,中国90%的企业是民企,他们提供50%的税收,70%的技术创新,所以民企是创新的核心力量,完善资本体系,扶持民企创新,对整个国家的创新,乃至对整个国家的经济都将产生举足轻重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