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高特佳投资李秋实:在冬天谋划布局 PIPE投资迎来良机

来源: 未知 发布时间:2018-11-12 17:06:09

被称为永远朝阳行业、弱周期穿越牛熊的医疗健康产业,深耕产业的投资人如何看待 2018年这场吹透了金融领域各个角落的资本寒冬?一级市场如何投资?二级市场机会在哪里?每个市场参与者都在不断寻找问题的答案。

近日,《财联社》专访高特佳投资集团PIPE投资部主管合伙人李秋实,就当前中国医疗健康产业投资热点及方向进行了探讨分析,干货满满。以下原文与您共享:

对于A股医药板块来说,2018年可谓是“冰火两重天”的一年。一方面,在上半年,整个医药板块延续了2017年的白马行情并持续走强,成为上半年的最大赢家;但另一方面,进入下半年后,频繁出现的一些黑天鹅事件和负面消息又让医药成了“爆雷”最多的板块,上半年的“吃药”行情也因此终结,转而掉头向下。

在宏观的政策面上,则可以看到医改不断深入的迹象。5月31号,被称为“超级医保局”的国家医疗保障局正式挂牌后,便马不停蹄地展开了多项改革重头戏,包括启动新一轮抗癌药医保谈判、推进国家层面的带量采购等。

在行业风起云涌的时刻,不光医药人有着普遍的焦虑和迷茫,资本市场的投资者同样如此。为此,财联社特采访了高特佳投资集团PIPE主管合伙人李秋实,邀请他分享对近期国内医药板块现状及未来走向的看法。

高特佳投资集团是医疗健康产业投资机构,在一二级市场均有布局,投资的企业有博雅生物(300294)、迈瑞医疗(300763)、联影医疗、复宏汉霖等。高特佳投资集团PIPE投资部主管合伙人李秋实拥有十几年的医药产业投资研究工作经验,曾任国泰君安医药首席分析师、平安银行医疗健康事业部董事总经理等职。

(高特佳投资PIPE投资部主管合伙人 李秋实)

PIPE全称Private Investment in Public Equity,即私募股权投资已上市公司股份。近期由于A股波动剧烈并回落至2008年底部的估值,一二级市场出现估值倒挂的现象,因此很多一级市场投资机构亦调整投资策略,布局已上市公司投资机会,PIPE基金便是其中一种。

价值思维

医疗健康布局正当时

财联社:今年以来,医药行业爆雷不断,而长生生物疫苗造假一事更是将此前强势的医药板块带入下行通道。同时,国家医保局拟推“带量采购”新政后,市场反应也比较大,甚至造成医药板块的暴跌,请问您如何看待这样的情况?对于目前医药行业的基本面,您又会如何评价?

李秋实:二级市场医药板块的涨跌受多方面的因素影响。一方面是受A股市场的整体表现影响,市场信心不足;另一方面是,2018年上半年医药板块整体已有一定的涨幅,而医药行业本身又有一些变化,包括相关事件的发生等。

确实,2018年市场及舆论对整个医药行业的关注度有所提高,电影《我不是药神》的热议便是一个体现。在这样的背景下,长生生物事件也会受到公众较大的关注。但我认为,长生生物事件的问题,并不是全行业的问题。

至于“带量采购”新政,我认为政府推行“带量采购”的目的是降低药价,控制医保费用,而每一次严厉的医药政策过后都会淘汰一大批缺乏竞争力的企业,龙头药企的市场份额则加速扩大,行业集中度不断提高。

所以如果要问“通过带量采购实现以量换价后,大药企的利润会不会增长”?我觉得大概率是会的,而且从长期来看,大药企的龙头地位还会得到提高,因为他们会有更强大的实力去应对各种医药行业的挑战,在生产、研发、销售各个环节有更强的整合能力和不断推出重磅新药的能力。总之,我们的医药行业格局会像欧美看齐,在欧美并没有这么多的制药企业,更没有小型仿制药企业生存的空间,但有很多做创新药的小型成长期企业。所以,从短期看,新政会让行业有阵痛,但长期则利于市场竞争格局的重塑。

从长期来看,医药行业的投资价值并没有变,因为人口老龄化加上疾病谱变化会释放药品刚性需求。而现在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也意味着二级市场上的优质企业迎来较好的投资时点。

疫苗投资

看好未来发展潜力

财联社:据称,高特佳近期组建了专业的队伍对整个疫苗行业进行了系统的梳理与分析,请问公司是如何看待中国疫苗产业未来发展前景的(面临的机遇与挑战)?公司是否有相关布局计划?如果有,会倾向于什么类型的公司(传统OR创新)?

李秋实:实际上,高特佳投资对每一个高成长细分领域都有专门的研究小组,疫苗只是其中一个领域。

中国疫苗产业未来还有很大的发展潜力和空间。疫苗是一种具有高药物经济学和社会经济学价值的产品,每投入1美元可以得到约16到44美元的回报,而且还是非常具有成本效益的健康干预。近几年全球疫苗行业发展的复合增长率远高于医药行业整体增长率,而中国的疫苗行业发展的状况还相对处于初级阶段,尚未进入到成熟阶段,产品品种类型及接种渗透率仍有较大提升空间,疫苗占整体医疗支出中的比重也远低于世界水平。

我们国家这些年也在不断地调整一类苗的品种,在验证了安全性及有效性、并经药物经济学测算评价后,将部分二类苗逐步纳入一类苗,逐渐提高预防疾病种类的覆盖面及接种渗透率。所有的这些工作都是在从兜底线的工作开始,逐步提升我国疫苗免疫整体水平,我们预期未来仍有一些品种在一定阶段后会纳入一类苗,继续提升公众的预防水平。

国家在卫生投入方面的逐步提升,会促进一类苗市场的逐步提升。而对于利润率高的二类苗,随着人们可支配收入的提升以及健康意识的提升,无论是在婴幼儿还是在成年人及老年人,都会有更大的空间。加上未来治疗性疫苗的想象空间,我们对疫苗整体的市场规模上升空间相对乐观。

从品种情况来看,纵观我们国家现有的疫苗种类,可以看到部分品种同质化程度较高,新型疫苗、未被满足市场需求疫苗等产品相对缺乏,部分重磅产品仍然只有进口产品在市场销售,这也是我国疫苗行业所面临的挑战之一。另外,近几年疫苗行业风波不断,从山东疫苗事件到长生事件,但我们同时也可以看到一些积极的变化,如从被动发现到主动监管曝光及严肃处理,显示出随着事件的发生及时间的推进,我国监管部门在行业管理水平方面也在不断的提升。在监管政策方面,一票制、冷链运输严格监控等政策的推出,以及突击飞检的常态化,这些都在促进行业从各个角度提升规范性,也在逐渐淘汰落后产能。从长远来看,有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

行业的每一次重大事件的发生,针对反映出来的核心问题,未来的政策走向等方面,我们都会进行持续分析和跟进。每一次调整之际,恰恰也是专业机构可以考虑是否进入的时点。对于疫苗投资,未来我们在考虑的项目的时候,不会单纯看标的是传统型还是创新型企业,我们会综合考虑项目的整体情况,包括平台、团队、品种、产业化能力等。

赛道布局

投资高成长领域头部公司

财联社:除了疫苗之外,您还会分别看好一二级市场的哪些投资方向?

李秋实:其实在细分赛道里,一二级市场的投资方向几乎是完全一样的,因为本质上我们投的都是优质医药企业的股权。

我们看好的细分赛道主要包括肿瘤治疗领域的大分子和小分子靶向药物、医疗器械领域里的高值耗材和IVD(尤其是化学发光)、糖尿病领域的新一代胰岛素和类似物等。

除此之外,我觉得孤儿药以后也会是一个潜力市场。虽然孤儿药的使用人群不会很大,但做研发的企业很少,如果药物适应症和疗效有一定差异化,那么通过做全球市场相关企业仍然可以获得很好的发展。

最后,还有一类企业我们也会很看好。它们不做完全创新的药,但在现有药物的基础上做一些剂型和给药方式的创新,那也是不错的。如果类似的项目有好的团队,那么投资此类项目的投资回报率同样会很高。

财联社:对于目前PD-1/PD-L1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以及CAR-T细胞免疫疗法的研发热潮您是怎么看的?现在生物药很受追捧,您觉得小分子化药的前景如何?未来新药的研发方向会在哪里?

李秋实:现在做PD-1/PD-L1抗体以及CAR-T的人很多,所以最后的格局就是,做的早的人相对会有一定先发优势,但一段时间过后也会面临着激烈的竞争。而最后谁会胜出?我觉得这不仅仅要看技术,更重要的是看企业的研发、生产、销售、政府事务等综合实力,在这个方面一些成熟期的上市公司会更有优势。

总体来说,未来预计大分子生物药的突破会更多一些。从全球来看,全球畅销药物top10中,生物大分子药物占到了绝大多数。在中国,生物药的使用空间还没有完全打开,这是因为药物价格太高。未来随着这些生物药被逐步纳入医保价格降低,那么我们国家的用药结构就会发生根本性变化。

财联社:肿瘤治疗领域的研发与投资比较火热,但会过于火热吗?

李秋实:肿瘤治疗领域的个别靶点的药物的确比较热门,但这也是一个非常大的领域。并且,人类至今都未完全攻克肿瘤,目前很多治疗手段只能延长生命、改善生存质量。在这样的情况下,任何一个有所改进的治疗方法和药物都会是创新,所以我认为目前这个领域还远远谈不上“过热”。类似的疾病领域还有糖尿病,糖尿病在现阶段也是不能完全治愈,加上中国糖尿病病人全球第一,人均用药量和欧美市场还有很大差距,所以这个市场的空间还很大。这也是我之前说看好该领域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