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视角

跨国药企二季报哪家强?强生诺华营收净利双降,礼来强势反弹,GSK新老大信心满满

来源: 高特佳投资 发布时间:2017-09-28 23:51:00

  2017上半年对于跨国巨头们来说,只能用表现平平来形容。纵观业绩表现,个位数增长已是常态。

  成熟产品增长已现乏力,而新产品还没能展现出可以接班的潜力;竞争对手在后面紧追不舍,如何守住自家阵地让大佬们丝毫不敢怠慢。就此沉沦,还是重新出发?

  一、强生诺华营收、净利双降

  强生在第二季度实现营收188.4亿美元,低于华尔街预期的188.9亿美元,净利润为38.3亿美元,同比下降4.3%,预计全年收入将在758亿美元至761亿美元之间。

  在制药业务方面,强生整体营收下降了0.2%至86.4亿美元,原因是受到汇率的影响。医疗器械业务方面,创纪录地增长了4.9%,销售额达到67.3亿美元。在消费产品部门,强生的销售额增长了1.7%至34.8亿美元。

  今年初,强生以300亿美元收购了瑞士制药公司爱可泰隆,这也是截至目前为止今年制药领域最大金额的一笔收购。强生CEO Alex Gorsky表示,该笔收购将使得强生销售额在今年下半年获得增长。

  对于强生,随着竞争产品市场份额的不断壮大,几个次新产品的销售额开始萎缩,比如像阿比特龙、卡格列净这些原本在细分领域具有领先地位的产品都开始下滑,利伐沙班也渐渐被阿哌沙班的势头盖过,今年上半年业绩出现了小幅减退。

  诺华第二季度营收和净利润纷纷呈下降,分别为122.42亿美元和28.66亿美元,均下降2%。2017上半年实现营收237.81亿美元,同比下降1%。

  上半年,诺华遭遇了仿制药冲击和汇率变动的影响,但部分创新药的放量增长很好弥补了Gleeve的收入下滑。诺华在整个新兴市场(美国、加拿大、西欧、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以外市场)的整体表现优异,其中在中国市场取得了10%的增长。

  7月12日,FDA肿瘤药物专家咨询委员会(ODAC)召开针对诺华CAR-T疗法CTL-019(tisagenlecleucel)的评估会议,最终以10:0的投票结果一致推荐批准此疗法上市,ODAC的此项建议包括对关键II期全球ELIANA试验,同时针对此适应症的生物制剂许可申请正在接受FDA优先评审,业内人士认为CTL-019极可能成为全球首个获批上市的CAR-T疗法。

  二、罗氏、GSK、安进、礼来各自有料

  罗氏集团整体业务在第二季度达到140.99亿美元,同比上涨6%。其中,制药部分营收为108.7亿美元同比上涨5%,主要推动力来自于PD-L1免疫疗法Tecentriq、多发性硬化症药物Ocrevus以及乳腺癌靶向治疗药物Perjeta。

  同时,罗氏也公布了2017半年报数据,集团整体实现营收276.37亿美元,同比增长5%。制药部分实现营收215.29亿美元,同比增长5%。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目前罗氏共有11个药物获得了16项突破性疗法认定,堪称“突破性疗法”最大赢家。其中有三项认定来源于与艾伯维合作的药物Venetoclax。

  一般来说,突破性疗法认定药物需满足两方面的要求:单独或者与其他药物联合来治疗严重威胁患者生命安全的疾病;在一个或多个重要的临床终点指标上,有充足的临床早期数据证明在研药物与现有治疗方式相比有根本性地突破。

  GSK上半年的新药销售达到17亿英镑,两款HIV新药在美国和欧盟提交上市申请,Shingrix在日本提交上市申请,系统性红斑狼疮皮下治疗药物Benlysta在美国获批。

  除了新药业务表现亮眼,公司还公布了未来三年的业务重点:加强创新、提高实效、建立信任;制药业务在研产品线重新调整,将80%的资金投入到两大现有重点领域:呼吸和HIV及抗感染,以及两大潜力领域:癌症和免疫性炎症,30个临床前和临床中项目会被终止;通过业务重点调整、供应链效率提高和行政开销减少,到2020年将额外节省10亿英镑;更加注重现金流和信用评级;到2020年,销售额年平均复合增长率预计保持在中低段个位数,每股收益预计保持在中高段个位数。

  GSK新任全球CEO Emma Walmsley这样评价:“GSK在第二季度继续增长3%,达到73亿英镑,调整后每股收益27.2英镑。下半年我们的重点是保持这一势头,为呼吸系统、疫苗和HIV领域接下来几个重要新产品上市做好准备。”

  安进在第二季度实现营收58.1亿美元,同比增长2%,净利润为21.51亿美元,同比增长15%。公司CEO Robert A. Bradway表示,二季度的稳健表现表明安进能够实现长期增长的目标,而新产品在全球范围内销售的强劲增长,也将随着时间抵消成熟产品销售下降带来的影响。

  治疗多发性骨髓瘤药物KYPROLIS在第二季度销售额达到2.11亿美元,同比增长23%,骨质疏松药物Prolia销售额为5.05亿美元,同比增长15%,另一款提升血小板药物Nplate销售额为1.64亿美元,增长率同样达到15%。

  在与修美乐的竞争战中,安进是艾伯维背后虎视眈眈的追赶者。实际上,安进当家风湿性疾病药物Enbrel也是生物类似物市场上的抢手货,2015年山德士宣布FDA接受了其关于Enbrel生物类似物的申请。一年后,FDA专家委员会20:0投票结果支持批准Enbrel的生物类似药GP2015上市。

  作为由风投和科学家创办的公司,无论是资本市场扩张,还是在研产品线的扩展,安进一向是华尔街投资者的宠儿。2016年,GEN盘点了2016年全球市值最高的25家生物技术公司,安进以1273.5亿美元的市值拔得头筹,它也是上榜的25家生物制药公司中仅有的与2015年相比市值上涨的6家企业之一。

  礼来第二季度实现营收58.24亿美元,同比增长8%,净利润为10.08亿美元,同比增长达35%。今年上半年总收入110.53亿美元,相比2016年同期的102.70亿美元增长8%。Trulicity(度拉鲁肽)、Taltz(ixekizumab)、Jardiance(恩格列净)3款新药出现爆发式增长,助力礼来今年上半年强力反弹。

  Trulicity是第5个上市的GLP-1受体激动剂,今年上半年已接近10亿美元。Taltz是全球第2个上市的IL-17A单抗,与诺华Cosentyx一道以颠覆强生银屑病市场龙头地位的姿态增长,上半年为礼来贡献2.35亿美元。Jardiance在SGLT-2市场规模扩大的情况下实现增长,与强生卡格列净的下降形成鲜明对比。

  三、吉利德、阿斯利康不乐观

  另外一家营收与净利润均出现下滑的企业是吉利德。第二季度,吉利德实现营收71.41亿美元,同比下降8%,净利润为30.69亿美元,同比下降12%。2017上半年,吉利德营收为136.46亿美元,同比下降12.4%,净利润为57.75亿美元,同比下降18.2%。

  吉利德的主要产品包括抗艾滋病毒(HIV)、慢性乙型肝炎(HBV)和慢性丙型肝炎(HCV)产品第二季度销售额为64亿美元,去年同期为71亿美元。其中,HIV和HBV药物销售额为36亿美元,2016年同期为31亿美元;HCV药物销售额则从2016年第二季度的40亿美元下降至今年的29亿美元。

  实际上,吉利德今年第一季度表现也不尽人意,总收入相较于去年同期显著下降。公司2017年第一季度总收入为65亿美元,明显低于2016年的77.9亿美元。

  吉利德业绩下降与丙肝业务有直接关系,旗下Sovaldi、Harvoni和Epclusa2017上半年总收入仅为54.44亿美元,远低于去年的82.8亿美元,吉利德将这一现象归因于丙肝市场激烈的竞争和患者人数的降低。

  分析人士认为,如果吉利德的创新管线没有新作为,那么公司收入下降趋势可能还会继续保持。一方面,Harvoni等新药在丙肝患者,尤其是40%的I型丙肝患者群体中能够在8周内达到理想治疗效果,治疗时间的缩短让患者和保险公司支付成本出现明显下降,一定程度上也对公司收入产生负面影响。另一方面是来自艾伯维等公司的强烈竞争让公司承受巨大压力。

  关于自家老大要跳槽的消息让阿斯利康成为了上半年的热门话题。第二季度公司实现50.51亿美元,同比下降10%。而公司也公布了重中之重的临床试验Mystic结果,Imfinzi与tremelimumab的联合用药并未达到临床终点,而Mystic还将继续进行其他研究方向的临床终点试验。

  阿斯利康全球CEO Pascal Soriot这样评论公司半年报数据:

  我们上半年的表现与预期保持一致,虽然Crestor和Seroquel XR两个产品在美国的专利已经失效。我们继续将转化科学体现在产品线上,尤其是癌症产品。治疗膀胱癌的Imfinzi已经上市,同时Lynparza在乳腺癌治疗方面发布了可以改变现有临床治疗路径的数据。后者是我们的一款first-in-class PARP抑制剂。

  在肺癌领域,我们在致病基因研究和免疫疗法两个方面强化了自己的产品群。2017年上半年,我们分享了Imfinzi在PACIFIC试验中取得的乐观结果,并且获得了更多Tagrisso在中枢神经系统转移患者身上的良好数据。

  我对于我们基于产品线的转型表示激动,因为我们恢复可持续长期增长的策略继续在为股东带来价值。在阿斯利康的关键之年,我们会聚焦于实现产品线的潜力,增加新药上市,让公司的科研成果服务于患者。


  温馨提示:本文系转载发送,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观点,不代表高特佳投资立场。